您的位置:黑玛军事网 > 军事天地 > 美国搞海盗那一套注定是行不通了

美国搞海盗那一套注定是行不通了

发布时间:2019-12-13 14:04编辑:军事天地浏览(55)

      美国搞海盗那一套注定是行不通了

      一、从富有到乞讨

      如果我们把一个国家,想象成是一个人,对于理解国际宏观经济现象,会变得非常形象和简单。一个国家,和一个人一样。对于国家,它的收入是出口,它的支出是进口。如果这个国家,总是进口大于出口,支出大于收入,它从富有到沦为乞丐,大概需要经历如下几个阶段。

      第一个阶段,富有阶段。在这个阶段,挣的总是没有花的多,花钱如流水。该国进口的商品,总是大于它出口的商品。它的钱,就会越花越少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呢?因为该国的商品,比其他国家更贵。人们总是喜欢购买同等质量前提下更便宜的商品,所以更贵的商品就会失去竞争力。

      第二个阶段,贫穷阶段。这个国家的钱,都花完了。类似于我们生活中,一个人本来很有钱,但是他后来总是花的比挣的多,终于有一天,他把所有的储蓄都花光了。至此,它进入了贫穷阶段。一旦陷入了贫穷阶段,只有改变收支状况,才能扭转贫穷状态,重新积累储蓄。

      第三个阶段,负债阶段。所有的钱都花光了,依然还是挣的没有花的多,现金流依然是负的。又没有能力改变花的比挣的多的状态,不能改变贫穷状态。可是生活还在继续,为了不饿死,怎么办呢?想象一下,如果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了这个问题,他会怎么办呢?对,它只能靠向别人借钱来维持生活。一个国家也是如此,所有的钱都花光了,就会进入贫穷阶段,如果再无法摆脱贫穷状态的话,就会进入债务阶段。

      第四个阶段,违约阶段。一旦一个人进入了债务经济状态,他怎么才能保证自己能够一直借到钱呢?他只能每次债务到期,保证都能把前面的帐还上。不然以后就不会有人再借钱给他。如果这个人依然还不能改变自己的财务状况,让自己赚的钱比花的钱多。他总有一天,会还不起自己借的钱。怎么办呢?只能要求向对方延期兑付。要么就是再向他人借一笔更多的钱,支付掉旧债的本息之后,还能剩些钱继续苟延残喘。还款周期越来越长,借钱金额越来越多,债务杠杆就会越来越大。

      用新债还旧债,债务的雪球越滚越大。债务总是有利息的,借的钱只会越来越多,债务规模只会越来越大。一旦进入经济债务化,基本上就难以再扭转。现实中,他很可能永远都还不清所有的债务,除了违约别无他途。

      第五个阶段,要饭阶段。能借到钱,但是还不起,这会造成违约。一个人借钱总是不还,那么以后就会再也借不到钱。当一个贫穷的人,而且还总是赚不到钱的人,连借钱都借不到了。他以后怎么生活呢?对,只能去要饭。同理,对于一个国家来说,也是如此。政府停摆,军人停发工资,债务上限节节攀升,信用越来越差。美国当前,正处在即将沦为乞丐的边缘。

      二、美国优先,和美元优先是互相矛盾的

     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眼看着灯塔国就要变成乞丐国,天降元首特朗普,大喝一声:美国优先,我们不想要饭,我们要努力赚钱钱,我们要重新伟大。他用自己的小手,给美国按下了一键重启。

      但是这么一按,却按出来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。美国一直借钱不还,还越借越多,之前为什么没有要饭呢?因为全球化出现了一个非常奇葩的现象,美国本该沦为乞丐,非但没有去要饭,人们还拿着美国人写的借条,当成国际通用货币去做生意,从这点看,作为债务货币的美元,实际上是一种要饭货币。整个世界,都围绕着这件事来运转:让美国欠更多的钱——美元,其他国家攒更多的美国写的借条买东西——储备美元。

      这个现象,叫做美元优先。它是现行版本的全球化自由贸易的基石。没有美元优先,则没有过去几十年的信用扩张和全球贸易的扩张。

      有人会拿着大街上一个乞丐写的借条,当做财宝锁在自己家的保险箱里吗?显然不会有傻子这么做。但是在当前美元优先所驱动的全球化中,这种好笑的事就发生了。这些傻子要是哪天突然想明白了,哎呀我真傻,怎么能把一个要饭写的借条当财富呢?趁着其他傻子还没明白过来,赶紧扔了换点东西。一旦傻子们明白过来,美元优先这个体系就会崩溃。对于美国来说呢,他也非常害怕那些傻子明白过来这件事。所以他只好一直从军事、文化、传媒、金融各方面的强力恐怖控制,让傻子们不准醒悟。这就是形成了一种比较恐怖的暧昧,和恐怖的平衡。

      要饭的有两种,一种是靠暴力和诈骗要饭,一种是靠出卖自己的悲惨要饭。前一种要饭的,我们称之为黑社会。但是做黑社会和做纯粹的卖惨乞丐相比,显然是要花钱的。美国这样一直只花钱不赚钱,维持这个全球暴力机器,会越来越力不从心,抢钱也越来越不好抢了。只要哪一天,暴力机器维持不下去,美国人开始转型,转向靠出卖悲惨要饭,大家就会停止那些恐怖的暧昧,美元优先这个体系,会瞬间土崩瓦解。

      这么一崩塌,就真的得去要饭了。怎么办呢?眼看傻子们越来越不好哄了,为了维持美国这个黑社会要饭公司不倒闭,美国人得赶紧赚点钱。他们开始把美元优先的战略,转型到了美国优先战略。

      但是这个转型,动摇了美国的立国之本。在美元优先的战略下,美国人需要进口更多的商品,增加更多的债务,输出更多的美元。而美国优先,则是对美元优先的抵消,是和美元优先恰好相反的操作:出口更多的商品,减少更多的债务,回收更多的美元。

      为什么特朗普会如此的不受待见呢?因为所有站在美元优先立场上的人,所有美元优先的既得利益者,都会不约而同的反对他,攻击他。因为特朗普要做的事,会砸了他们的要饭碗。

      三、战略迷茫,增长与复苏的幻觉

      美元优先,和美国优先,一直自相矛盾互相打架。可见,美国的战略,是比较迷茫的。这种战略迷茫,是现实困境的折射。因为美国既不能继续维持美元优先,又无法通过美国优先,建立起来本国商品在全球自由贸易上的竞争力。

      随着从美元优先,转向美国优先,随着美国优先对美元优先的抵消。唯一可能是,美国正在失去一个旧世界,却无法建立起来一个新世界。

      同样是一个玩具,在中国生产,和在美国生产,美国制造的价格,显然要比中国高很多。其他的商品生产,也是如此。根本没有什么竞争力可言。这时候要保护美国新建立起来的脆脆的产业,不被中国商品所摧毁,怎么办呢?只能作弊。

      作弊的手段,一方面,通过汇改操纵汇率,类似于中国94年汇改人民币大贬值那样的操作。如果美国确定要改弦易辙,把美国优先走到黑,那么美元的汇率还会持续大周期的走低。现在美元的汇率,依然不能保障美国商品具备全球竞争力。第二个作弊手段,是增加关税,搞贸易保护。第三个手段,是对别国商品设置各种壁垒。比如设置TTP小圈子准入壁垒,比如用国家安全,比如市场经济地位卡中国,这些都是作弊行为。第四个手段,是通过税收政策来补贴本土企业,进行招商引资。可以看出来,美国优先,完全是重商主义出口导向的战略。

      即便通过这些作弊手段,依然不能保证美国商品,在全世界攻城拔寨,所向披靡。因为最根本的成本要素,是人的生活水平。除非美国人愿意接受过第三世界国家的生活水平,不然美国的商品,很难获得全球竞争力。有人觉得科技的进步,会让美国商品重新获得优势。这个想法,完全是错的。机器人可以在美国劳动,也可以在中国劳动,机器人又没有祖国。只要资本家发觉,在中国利用机器人劳动进行生产的成本,低于美国。那么它必然会倾向于在中国设厂。

      如果美国只是为了平衡全球收支,那么美元的贬值,会在美国的债务状况出现好转的时候停止。如果美国为了赚钱,走上重商主义之路,把全球其他国家的美元都赚回来,那么全球会出现一场可怕的通货紧缩。可以认为,如果这条路走到底的话,它必然摧毁美元帝国。

      大幅贬值的美元,虽然在一定程度上,可以让美国商品,获得一些竞争力,改善美国的收支状况。但是,这也会严重的削弱美元的地位,减少其他国家对美元的储备,对美债的持有,利率会上升,会出现输入性的通胀。

      这对于购买力已经枯竭,长期挣扎在要饭边缘的美国人来说,每一条都是非常致命的。减少对美元的储备,会让美元汇率大幅下跌。减少持有美债,这对于经济债务化的美国人来说,利率的上升,会大幅增加全社会的成本和风险。美元越来越不值钱了,美国又依赖进口,那么会造成,美国人买其他国家的东西会越来越贵。这对于原本已经很贫穷的美国人来说,输入性的通胀,会让无数的人,连饭都吃不起。

      在中国目前的阶段,通胀主要是表现为住房等商品的资产泡沫,还没有表现为一般生活用品的大幅涨价,只是觉得买房子太吃力,而没有人会觉得,哪天要吃不上饭了。而美国这样的国家,对进口依赖比较大,随着美元的贬值,他们买的东西越来越贵。他们面临的可不是买不起房子的问题,而是很可能会吃不起饭的问题。

     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来,美国优先的战略,很可能只是摧毁了美元优先这个旧世界,而无法通过重商主义,建立起来一个新世界。

      在现在的财经语境中,当我们说经济增长时,实际上是货币增量的统计,来核算经济的增长。在自然经济状态,当我们说经济增长,比如一家人去年养了两头羊,第二年,母羊生了五只小羊。可以认为,经济增长了五只羊。而后来的统计方法,是看羊卖了多少钱来算的。去年两只羊,卖一千块。今年还是两只羊,由于价格的上涨,卖了三千块。我们就会理解为,经济增长了50%。在这种货币计量的统计标准下,羊变多了吗?经济真的增长了吗?并没有。因为货币变多了,所以才造成了经济增长的假象。利用这种增长假象,可以欺骗自己国民说,国家依然很兴旺。

      美国从美元优先到美国优先的转型,随着它向全球传导和蔓延,全球总货币供给只会越来越少。随着货币越来越少,根据货币供给的增长,来核准经济增长的统计方法,这种好笑的计量标准会现出原形。很多假象都会败露。

      我们当前语境下,所理解的经济复苏,实际上,是指信贷扩张,进入了新的周期。可以重新进行信贷扩张了,这就是我们现代经济语境下的复苏。货币的扩张和收缩,可以造成资产价格的波动。如果以此来进行经济统计,会出现非常滑稽的结论。

      举个例子来说,前年一只羊卖一千块。去年货币收紧,价格下跌,一只羊卖五百块,我们认为经济出现了衰退。今年央行放水,羊涨价了,又能卖一千块一只了,我们会理解为,经济复苏了。前年一只羊,去年一只羊,今年还是一只羊,什么都没有改变。但是在统计上,却又是衰退又是增长的,看起来非常好笑。把羊换成房子,道理也是一样。全都是大骗子。

      中国的传统,我们所理解的经济增长,第一是人口的增长,第二是国土疆域面积的增长。第三才是现实中物质生产意义上财货的增长。从来不会有人把货币供给的增长,理解为是经济的增长。恰恰相反,人们把纯粹的货币增长,理解为钱毛了,理解为天下要乱了。目前的这种以货币为纲的经济思想,和统计方法,都是病态的,都是反人类的,都是蛮夷糟粕。

      随着美元优先的终结,以货币为纲终结后,无法创造更多的贷款,也就是创造更多的债务。债务无法再增长了,全球信用系统,总货币量无法增加了,统计方法也不改变,那么所有鼓吹新周期,经济增长,经济复苏,都是非常好笑的掩耳盗铃,也都是不切实际的幻觉。

      四、货币环流逆行,全球紧缩下的存量挤兑

      在货币总量已经无法在扩张的前提下,怎么才能制造经济增长和复苏的假象继续骗人呢?在总量上,无法新增信贷的话,那么只能通过在存量上做文章,来转移债务,人为制造利润,制造增长假象。全球紧缩下的存量挤兑,这是当前全世界的经济改革主题。

      比如房地产涨价去库存,把居民部门的购买力,转移给房地产商。房地产商再把债务转移给居民部门。通过环保限产,把规模以下的产能都关闭,那么规模以上的企业,产品就会涨价,利润就会增长。这只是通过一个局部,来挤兑另一个局部,获得某些局部部门的增长。这样做,只能暂时保护下银行,暂时的延缓系统性风险的到来,但无法解决根本性的信贷总量紧缩的问题。

      就好比说,日本鬼子侵略中国,国民党炸花园口,用黄河决堤的方法,只能延缓日本人的追击速度,并不能解决打赢抗战这个根本问题。炸再多的花园口大坝,国民党都不可能打赢抗战。

      美国人在这件事上,做的更奇葩。他们直接通过做假账,炮制虚假数据,通过在二级市场上自买自卖,来制造经济复苏的假象。通过做假账,道琼斯指数涨到十万,从全世界其他市场吸引多头炮灰,利用数字货币的金融鸦片,割再多的韭菜,也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。这个根本问题是,全球总货币供给不会在增加了。

      为什么不能再增加了呢?因为产能过剩,市场饱和,需求崩溃。增加再多的货币,也不能形成有效的投资,只会在金融系统内部,进行资金空转。而金融系统过高的杠杆,又不能形成有效的投资和产能,那么唯一的结果,就是推高资产泡沫。而一当资产泡沫破裂,银行不能回收贷款,形成大规模的坏账,这样的话不仅消费市场崩溃,接下来更深层的危机是银行系统的崩溃。而资本主义的核心在于放贷,银行体系崩溃,丧失放贷能力,几乎可以等价于资本主义本身的灭亡。为了挽救资本主义,去杠杆,货币政策正常化,紧缩,是迫在眉睫的选择。

      比紧缩更可怕的是,美国优先,和中国的深化改革开放,是对之前美元优先和改革开放,在货币流向上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向。

    本文由黑玛军事网发布于军事天地,转载请注明出处:美国搞海盗那一套注定是行不通了

    关键词: